债市止跌回升的三大逻辑,债市助力实体融资

时间:2020-08-11 17:24:11 来源:未知 作者:yxx

债市止跌回升的三大逻辑,债市助力实体融资】债市在6月份至7月份的时候经历了大幅度的调整,债市对实体融资进行了助力。那么,对于债市止跌回升的三大逻辑趋势是什么?

债市止跌回升的三大逻辑

一、前期债市回调的主要原因

前期市场“股强债弱”格局非常明显,股市火热压制债市情绪。7月初,已经温和上涨近4个月的沪深股市突然快速上涨,自6月30日起连涨8个交易日。股市的快速上涨极大压制了债市的交易情绪,由于对“股债跷跷板”效应的担忧,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7月6日单日破“3”后近似达到了2020年春节前的水平。但我们发现,“股债跷跷板”效应是一类较为短期的现象,所以在较为长期的交易跨度上看,“股债跷跷板”效应并不稳定,更多的是以影响短期交易情绪为主。

央行“货币政策收紧”以及“经济数据高增”预期也影响债市情绪。5月上旬至今,银行间资金拆借利率有了较大程度的上行,货币政策转向收紧预期开始发酵。同时高频数据以及商品期货市场价格变化也使得市场对上半年经济数据产生了高增预期。

二、支持近期债市上涨的三个逻辑

我们认为近期的债市上涨主要由三个逻辑支撑:经济利空出尽、股市高位调整、政策组合更加注重防风险。在股市走势转为高位震荡的同时,货币政策也并未进一步转紧,且经济数据公布后市场对基本面复苏斜率的预期也在放缓。我们认为债市上半年博弈的焦点集中于逆周期调节组合的力度和节奏,而债市下半年的博弈焦点将是总量政策回归中性条件下的基本面走势。

疫情暴发对全球经济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但中国政府及时采取了包含人员隔离、逆周期政策加码等一揽子政策,成功使得二季度GDP增速由负转正。但经济复苏的斜率有可能放缓,主要因为疫情冲击下的经济增长出现了明显的结构性问题。

首先,二季度生产复苏快于需求复苏、企业复苏快于居民复苏。由于总量政策上针对中小微企业和复工复产的倾斜以及抗击疫情的卓绝成就,中国疫情后的复工复产推进较快。但从需求侧来看,目前社零消费增速依旧未能转正,居民部门在上半年累计的储蓄也达到历史新高,居民部门的预防性储蓄倾向上升,企业部门流动性的增加主要来自宽信用政策的持续推进而非居民消费回款。后市来看,居民部门消费倾向的恢复速度可能将制约生产端的进一步回暖;同时目前工业产能利用率以及生产端复工复产进度或已经达到一个天花板,在全球经济受压的背景下,生产部门新增CAPEX(全称为Capital Expenditure,即资本性支出)的动能大概率将会放缓。

其次,目前基建、地产相关需求复苏的延续性成疑。目前南方雨季带来的基建建设阻碍不可忽视,近期基建投资能否维持上半年的高增速依旧难说;而房地产方面,近期异动的房地产成交也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各地纷纷出台了房地产的调控政策,预计后市基本面复苏斜率将会放缓。

三、下半年为何要着眼基本面?

上半年中国由于调控疫情冲击的现实需要,选择开启财政货币政策双宽松用以托底经济,但近期货币政策已经显露出退出大力逆周期调节的迹象。从货币政策上半年的主要目标“宽信用+助力六稳”的角度来说,持续的货币宽松以及宽信贷政策指引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上半年的累计新增信贷已经完成了60%的政策目标,下半年的信贷增长必然会转向减速。预计“宽信用”政策仍然会延续,但总量上的高增大概率将不会出现,政策指引更多地集中于精准支持小微企业以及防系统性风险上。从这个角度看,央行自5月下旬以来的狭义流动性收紧顺理成章,资金价格中枢的上移有力地打击了金融机构和部分企业的空转套利行为。随着“宽信用”节奏放缓,财政政策发力带来的乘数效应可能也会有所减少,政策组合包大概率从“发力逆周期”转向随着基本面情况“灵活调整”。从这个视角看,下半年基本面复苏情况更是债市博弈的焦点。

债市净融资完成目标八成

1、债市助力实体融资

根据今年上半年,共发行约6.6万亿元公司信用类债券,比去年同期增长逾50%。2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社融大规模回落,环比跌超80%。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债券市场挑起实体融资的“大梁”。为助力各行各业应对疫情冲击,债券市场还推出了抗疫专题债。首批抗疫债于2月初落地,主要用于抗疫药物生产、采购以及医院建设等。为提升抗疫债报批速度,监管机构还为相关企业发债开辟“绿色通道”,最快仅用不到48小时。上半年,有超3000亿元带有“疫情防控债”标签的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券发行。

债券融资既支持抗疫相关企业扩大生产或采购物资,也使得受冲击较严重的行业及时拿到“救命钱”。记者据数据统计,从行业分布来看,上半年债券市场为工业提供的净融资最多,达到1.9万亿元,其中以资本货物为主(1.5万亿元),运输业其次(3545亿元)。资本货物行业中,建筑与工程业净融资额约为8000亿元。

2、全年目标完成80%

上半年债市融资规模大增离不开发行成本下行。疫情发生后,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降准等措施提供低成本资金,同时下调逆回购、MLF操作利率以及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而引导市场利率下行。隔夜利率在3月下旬突破1%,到达历史低位。

4月各类债券发行利率屡创新低,3年期AAA级公司债“20京投01”发行利率只有2.6%,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期限180天的“20招商局SCP001”发行利率低至0.95%,仅比当日隔夜Shibor高4基点。4月下旬,作为债市基准的10年期国债活跃券利率跌破2.5%,创历史新低。

交易商协会数据显示,2月-5月,非金融企业AA级以上债务融资工具中,1年期品种利率降幅基本超过100基点,5年期品种降幅大多超过80基点,10年期品种降幅超过30基点。

不过,当前资金面和信用环境难言趋势性收紧,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引导公司信用类债券净融资比上年多增1万亿元”的目标大概率会完成。央行曾披露,2019年企业债券净融资规模为3.24万亿元。据此测算,2020年需达成约4.2万亿元的企业债券净融资,目前已经完成80%。下半年净融资额超过9000亿元就可以达成目标,月均达到1500亿元即可。

总体来说,我们认为后市债市博弈的焦点将集中于基本面的恢复斜率,在数据真空期债市收益率大概率维持震荡态势;同时资金利率波动也在上升,并且近期债市也面临着供给压力,操作上宜控制杠杆,等待基本面增长放缓带来的博弈机会。(仅供参考谢谢)

相关阅读

Related read

网站地图 l 最新文章

股票怎么玩?589股票学习网,提供从零开始学炒股书籍在线阅读,归类于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大全

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